【蟲神秘】Trade

女攻男受注意!!!女攻男受注意!!!女攻男受注意!!!

愛看就看不看就滾 別給我在這當巨嬰

我覺得我CP要有站街文學是我的事 你怎麼想的我一點都不在意

*佩特拉是性轉後彼得的名字

喝醉酒的昆汀跌跌撞撞的在路上走著,時不時的就撞到路邊的垃圾筒或是電線桿,抱著它們臭罵幾句髒話後就又繼續向前走。

前天被即將要結婚的女朋友、哦不、是未婚妻給甩了,今天還被老板給開除了,就在他以為自己人生應該已經衰到極點不會再更衰的時候,上帝又狠狠的抽他一巴掌。

他租的公寓因為隔壁的住戶施工時的意外,整個公寓垮了大半,昆汀抱著離職箱回到家門口時看到的只有殘破不堪的景象,除了手機和錢包還有隨身攜帶的證件以外,所有東西的被埋住了。

醉醺醺的昆汀試圖睜大眼前看清楚他眼前的道路,想要走回他給自己臨時租的破舊小屋,晃了晃腦袋,昆汀想了一下傍晚前他是如何從臨時租屋處去到酒吧的。

沒什麼印象了,昆汀揉了一下太陽穴,他停在分岔口想了一下,最後選擇往右邊走去,不遠處的火車經過的聲音響著,昆汀搖搖晃晃的沿著昏暗的路燈走下去。

「先生你有需要嗎?五十美元就能做全套哦!」

濃妝艷抹的女人靠了上來,柔軟的胸脯蹭著他的手臂,卷的莫名其妙的頭髮讓昆汀想到剛把自己甩掉的女友,他忍不住的朝女人身上吐了起來。

好險女人的反應速度還不錯,只有鞋子沾到一些嘔吐物,她氣憤的拿著自己放在一旁地上的包包把昆汀趕走,被打中脊背的昆汀踉蹌的走了。

就在昆汀快要走到一般的馬路上時,他被一旁陰影裡的女孩攔了下來。

「先生。」女孩柔聲的說,接著伸手探進了昆汀的褲子裡揉搓「看起來您應該會需要我的幫助。」

酒已經醒的差不多的昆汀並沒有反抗,他任憑女孩的手指揉捏著自己的囊袋,時不時的發出舒服的嘆息聲。

就在昆汀快要到達高潮的時候女孩的手突然停下來了,昆汀睜開緊閉的雙眼看著面前的女孩,她笑嘻嘻的回望昆汀。

「全套的話只要三十美元,我想您很需要我的幫助。」

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

昆汀嗓音低啞,他伸出手把女孩的頭髮往耳後撥去。

「先生我叫佩特拉。」女孩輕聲的說。

「佩特拉……是個好名字。走吧,跟我去我的租屋處。」

昆汀整理好自己的褲子轉身正要走的時候,他發現佩特拉連一點要跟著一起走的念頭都沒有。

「走啊。」

昆汀蹙起眉頭,略微不滿的看著佩特拉。

「先生我的住處就在旁邊的屋子裡,或許我們可以不用等那麼久,而且您也不用擔心會弄髒家裡的東西。」

順著佩特拉的手指指向,昆汀看到她身後有一個隱秘的木門,他想了一下覺得沒有什麼問題,點了頭答應佩特拉。

佩特拉拿出口袋裡的鑰匙轉身開了門,等昆汀進了屋子她還張望了一下,確定附近沒有人後才把門鎖上。

昆汀躺在床上,佩特拉還在關門的時候他就把自己的衣服脫的一乾二淨了,他向著剛轉身過來的佩特拉勾了勾手指讓她過來。

「好了我們可以開始了。」

熱氣撲上佩特拉的頸側,昆汀的唇吻上了她露出的肩膀,佩特拉把昆汀的頭掰正後舔吻了下他的唇瓣。

「別急,您先戴上眼罩吧。」佩特拉從一旁的小櫃子裡拿出一個黑色的眼罩出來遞給昆汀,在幫昆汀戴上以後她湊到昆汀耳畔低聲說到「我會滿足您的貝克先生,我們先來一點不一樣的東西。」

躺在床上眼睛被遮住的昆汀沒有在意,相反的,因為眼睛被遮起來的關係,他的聽覺還有觸覺就好像自動被放大一樣,佩特拉柔嫩的手指撫過他的大腿內側,昆汀在腦中想像佩特拉幫他擼管的畫面。

他的喉結動了動,正坐在他腿間擼動挺立的性器官的佩特拉輕聲的笑了,她把自己又落下的頭髮用小皮筋綁起,低下頭開始啜吸起昆汀的龜頭,舌頭舔遍了柱身上的青筋,最後再把整根深深的含入嘴中。

昆汀的手指緊抓著床單他舒服的歎了氣,昆汀覺得全套三十塊美金真的是太划算了,這個小妮子的口活真的很不錯。

佩特拉一邊吸吮柱身一邊用手揉捏著下面的卵囊,在她刻意的大力吸吮下昆汀射在了嘴裡,佩特拉還故意裝作調皮的樣子,她伸手把嘴角漏出的精液沾到昆汀的唇瓣上。

昆汀試圖伸手摘下臉上的眼罩,卻被佩特拉的手壓住了,還被她用冰涼的手銬銬在床頭。

「你要幹嘛?」

昆汀略微緊張的問到,眼前一片漆黑再加上突如其來被銬住,他全身的肌肉都繃緊了。

「沒事的。」

佩特拉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脫去,小小的乳房暴露在空氣中,她彎下腰從床底下拿出了一個大箱子,在裡面翻找了下後把選定的器具放到一旁的櫃子上,再把關上的大箱子退回床底下的空間。

她輕輕的趴伏在昆汀的胸膛上,稚嫩的軟肉壓在結實的胸肌上,昆汀的下身又勃起了,佩特拉轉頭望向那高挺的陰莖後笑了。

她拿起一旁櫃子上的飛機杯套在昆汀的性器上,然後戴上手套在手心上擠了一些帶有催情效果的潤滑劑,慢慢的將手指探向昆汀緊閉的後穴。

滑滑的液體碰著自己的皮膚,昆汀好幾次覺得很困惑,他問了幾次佩特拉她要做什麼,她始終都是回答昆汀要先幫他檢查一下。

但究竟是要檢查什麼她卻一點解釋都沒有,昆汀聽從佩特拉的話,他把腳再開的大一點。喀喀,他又聽到了上銬的聲音。

「佩特拉你到底要做什麼?」

終於發現不對勁的昆汀試圖破壞手銬,卻被突如其來入侵後穴的指尖驚嚇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啪的一聲,佩特拉打了一下昆汀的臀側試圖讓他放鬆,第二個指頭也探入緊窒的腸道內,昆汀不斷的搖著頭,還不斷的低聲威脅佩特拉,說他一定會報復回來的。

佩特拉不以為意的哼了一聲。

第三個指頭也進了那溫熱的甬道內,三根指頭開始碾壓著內裡的腸壁、大力的摁著擴張昆汀的後穴。

突然被摁倒敏感點的昆汀驚叫了一聲,他的前端顫巍巍的射了,佩特拉把手指抽出勾起了昆汀射在自己小腹上的精液,她沒戴手套的那隻手把櫃子上的假性器抓過來,把那些精液還有一些潤滑劑塗抹在上面。

等佩特拉把道具全部都安裝好以後,她伏下身舔了下昆汀的唇角,矽膠的陽具抵在昆汀的陰莖上,昆汀的唇瓣不斷的顫抖著。

「屁股放鬆,不然等一會受傷的人是你。」

佩特拉的手輕柔的揉著昆汀的臀瓣,她把假陽具的頂端對準微張的後穴,向前一挺整根性器慢慢的進入昆汀的緊窒甬道內。

突然被進入的昆汀嘴巴大張,他不斷的搖著頭試圖哀求佩特拉,希望她能把假陽具撤出去放自己走。

佩特拉輕輕的歎了一口氣,她吻了幾下昆汀的胸口後開始抽插起來,腸壁不斷的被碾過,昆汀到最後連哀求的話都沒力氣說出口了,他只好配合佩特拉盡量的放鬆身體。

昆汀早先已經洩了兩次的陰莖又挺立了,佩特拉一邊律動著用假陽具操他的後穴,一邊用手握圈擼動昆汀的慾望,在一次猛力的深頂,矽膠陽具頂到了昆汀的敏感點,他叫了出來。

而一聽到不同於以前的叫聲時,佩特拉律動的速度越來越快,她柔嫩的手指緊緊的掐住昆汀的胯部,肉體的撞擊聲啪啪的響著。

最後昆汀在猛烈的撞擊中哭喊著到達第三次的高潮,佩特拉把腰間的扣環解開,把假陽具留在昆汀的腿間。

她走向前把昆汀臉上的眼罩摘取,眼角泛紅的昆汀不斷的喘著粗氣望向佩特拉。

「這就是你所謂的全套?」

昆汀咬牙切齒的說到。

佩特拉笑嘻嘻的在他的臉上落了一個吻,從昆汀的皮夾裡掏了三張十塊美金出來放到自己的錢包裡,丟下一句半小時後手銬腳銬就會解鎖後,拉出行李箱把床底下的箱子收進去,接著她就轉身出了老舊的小房間。

頭也不回的離開了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在 WordPress.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
立即開始使用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